“三情”“三问”练就好新闻

am8896net亚美网址

2018-10-07

当前位置:>>>>>>“三情”“三问”练就好新闻“三情”“三问”练就好新闻2018年09月作者:范伟国来源:老记说事责任编辑:前进者简介:  从事新闻工作30多年了,如果说有什么心得的话,“三情”与“三问”应是其中之一。

  同行之间常有对“新闻真实性”的讨论,有的主张“本质的真实”,有的主张“事实的真实”。

我由此想起了“盲人摸象...关键字:内容:  从事新闻工作30多年了,如果说有什么心得的话,“三情”与“三问”应是其中之一。

  同行之间常有对“新闻真实性”的讨论,有的主张“本质的真实”,有的主张“事实的真实”。 我由此想起了“盲人摸象”这一成语,盲人分别接触到了部分真实,却用来概括全部,这是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所造成的,这自然是错了。 另一种现象是,常有人以主观先验的眼光去看世界,所谓“境由心生、境随心转”,这样得到的“真实”,自然也是错了。

而今来看,讨论的双方都只说了事物的一个方面。 只有尽可能多的取得部分事实的真实,才会有事物本质的真实,不可能要求一则新闻就体现了本质的真实。

  “事实真实”是新闻的基础,即使新闻采写出部分,也是需要一定的功力。

了解和熟悉“三情”是基本功之一。

  “三情”  “三情”,是自创的组合词。 第一“情”,是“社情”;第二“情”,是人情;第三“情”,是风情。   2003年4月25日,范伟国(右)采访重庆农村养殖户。   “社情”,即社会情况,是宏观数据与微观现象结合后构成的整体印象。 到了一个城市,总要了解其历史概况、地理环境、矿产资源、人口结构及主要行业等;到了一个工厂,也要了解工厂的历史与沿革、企业员工的文化与特点、产品的品种与特色、销地分布与消费者结构。 纵为历史沿革,横为现实变革,这样大致形成了一张坐标图。 如果记者的心中另有一张国情的坐标图或某行业的坐标图,你就会清楚你采访对象的比较位置。   人情,即“人情世故”。 只有熟知了人情世故,方能把握文章分寸。 一同去采访、一同到现场、一同看材料,两个人写出来的文章完全不一样,这就是各人对事物分寸的把握不同。

好的文章如行云流水,行所当行,止所当止,增一分则多,减一分则少。

这里有眼光的问题、有谋篇的问题,更有笔力的问题。

这笔力就是文章的分寸感,而这分寸感又源于你对人情世故的了解。 世事洞明皆学问,人情练达即文章,讲得就是这个道理。   风情,是个不易界定却又能神会的词,风采、意趣似乎都不足以包涵。 “今宵酒醒何处?杨柳岸,晓风残月。 此去经年,应是良辰好景虚设。 便纵有千种风情,更与何人说?”在我的记忆中,柳永的《雨霖铃》大概是“风情”一词较早的出处了。 有人呆头呆脑,你会说他不解风情;有的文章观点正确、材料充实、用词到位,但读来味同嚼蜡,也是不解风情的缘故吧。

  了解“三情”后,还要学会“三问”。

  “三问”  “三问”,是问禁、问俗、问变。

问禁,是问当地或当时在新闻报道上有什么须禁忌的事与物;问俗,是问当地、当时或此事有什么风俗;问变,是问当地、当时或此事有什么沿革。   “三问”是“三情”的延伸与细化。

把一地、一时、一事的发展与变化、传统与禁忌弄明白了,你才能看清自己报道对象的内在,才能提纲挈领地抓住根本。

  这里要特别说明的是,问了禁忌,并不是给自己设置报道的禁区,仅仅是了解而已。

这世界没有不能报道的事物,只是看你从什么角度报,写到什么分寸上。

  当记者、搞新闻采访往往打的是“遭遇战”,你很难知道下一个采访任务是什么、你报道的对象是何方人士,因此必须在“三情”与“三问”上做好功课,才能应对自如。

  我有幸听过久负盛名的水利工程专家施求臧的发言,那是在时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的谷牧同志在宁波召开的座谈会上。 当时宁波很想利用北仑深水良港的优势,在宁波建立大型钢铁冶炼企业。

但施先生坚决反对,理由是宁波缺水。 语惊四座,大家都怀疑是否听错:宁波是江南水乡,怎会缺水?  施先生那天讲话的信息量很大,会后我梳理了采访摘记,根据他的论述再搜集相关资料,终于更明白宁波发展的脉络与局限。 施先生的话也启发了我:驻地记者不能天天说当地好、当地如何好,你到底真正了解当地的多少情况?观察与思考问题,不能局限于一地与一时,而应站在国家的立场上、站在可持续发展的立场看问题。 有了上述知识的积累,写宁波的港口发展、写宁波的城市建设更有了底气。

有段时间国内对发展宁波港还是建设某某港的争论激烈,我写了篇为宁波港据理力争的内参颇受行家好评。

  本世纪初的三峡蓄水是一个全方位的报道题材,可以说,上至天文、气候、历史变化诸方面,下涉水文、地理、人口迁移等课题。

我是在2000年末才到人民日报社原重庆记者站工作,对当地情况一无所知。

为了顺利完成三峡工程的报道任务,蓄水前一年,我就在了解“三情”、做好“三问”上下足了苦功,提炼出文物保护、污染防治、移民安置这三个关键问题作为采访的主攻方向。   2001年9月,范伟国(右一)在重庆农村采访移民情况。   2003年6月1日三峡蓄水,从年初开始,我就沿着峡江上上下下坐船开车的不知跑了多少个来回,并在巫山、奉节、开县、云阳、万州、丰都等地蹲点调研,反反复复了解库区的气象、水文、地理、航道变化,以及旧城拆迁、农村平坟和新城建设等情况。

冬天江风凛冽、春天“非典”肆虐,夏天闷热难熬,山路崎岖难行,而手头可用的采访力量,连自己在内仅两人,真是艰难困苦呀!  5月底,三峡蓄水开始。

6月1日起,人民日报二版开设《蓄水现场见闻》专栏,到15日止,刊发了我撰写的12篇现场特写。

文章写了涨水现场、写了航道护理、写了平湖新景,这是“三情”给我扎实的基础。

有了“三情”作底子、有了“三问”作工具,再加上自己的现场观察,文章自然源源不断,且每发必用、受人欢迎了。   今天回头看,这12篇文章的标题都可以串成一首诗了:行看三峡初涨水,再看三峡新涨水,三峡模样悄悄变,移民安居看潮起,云阳渡头潮已平,巴阳峡上护航人,瞿塘波宁江水清,高峡平湖生新景,巫山旧城半入水,平湖秀色气象新,巫峡浪遏飞舟行,一条大河波浪宽。

  2003年6月1日,人民日报二版刊登范伟国《行看三峡初涨水》。

  2003年6月13日,人民日报二版刊登范伟国《平湖秀色气象新》。   社情、人情、风情,情情皆要知;真实、生动、去浮饰,新闻才能立得住。 中国新闻培训网。